追蹤
來這邊聽我說...
關於部落格
只是想說話,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,
我罵人很毒,所以有些文章我就鎖碼了。
  • 1951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精割包皮...一點都不痛

多年前,有個已婚的朋友跟我聊到『割包皮』, 沒錯,就是傳說中非洲古神話中的成年禮, 當年的我,一切是這麼的懵懂, 聽到割包皮三個字,整個就覺得我那朋友超屌, 他說:割包皮沒什麼啦,只是把多餘的皮拉起來,然後剪刀喀喳下去就OK啦!一點都不痛。 最後他又補一句:我割完那一天回家跟老婆行房,還表現得特別好。 好傻好天真的我,整個被我朋友英勇的行徑感動到, 還追問了他一句:真的不會痛呀? 他也誠懇的跟我說:不會呀?怎麼會痛,你剪指甲,剪頭髮會痛嗎?該不會是你不敢吧? 這時男人該死的尊嚴及自尊恍如背後靈般浮現, 『啥~不敢?什麼叫不敢?我的字典裡已經很久沒出現過不敢了』…… 此時我無知的腦海裡就埋下『割包皮不會痛,而且當天晚上還可以行房』的觀念。 後來,某天早上吃完早餐,想說閒閒沒事給醫院增加點業績, 於是就去泌尿科找熟悉的醫師說我要『割包皮』, 那位醫師應該想說我對醫院那麼熟了,不用多解釋,反正流程都知道 於是直接就幫我安排門診刀,上午看門診,下午就開刀。 中午,我還是有點擔心,還打電話給當初那位朋友, 我忐忑的問:『你那天割完包皮確定都不會痛?』 他有很認真的回答說:『不會呀,晚上我老婆還超滿意我的表現,怎麼?你要割喔?』 我:『按,硬漢沒有在怕的,包皮的存在會影響我威猛的表現,看我把他割掉當橡皮筋』 愛斯雞毛人傳說中:只要有個女孩願意讓你用包皮橡皮筋幫她綁上馬尾的話,那麼她就會一輩子死心塌地的愛著你。 時間到了下午要進手術室時, 只見我很瀟灑的披上手術袍,緩緩步入手術室, 一副就是賭神的翻版, 雖然裡面只穿一件內褲,風吹過來還會帶起我的衣擺,露出幾根腿毛, 但我還是覺得整個就是個『帥』字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躺上手術台之後,我才發現何謂『人為刀俎我為魚肉』, 只見平常交好的護士過來幫我刮毛毛, 刮完之後,餘毛還用膠帶黏走,邊黏的同時,還問我說:『你毛怎麼那麼多呀?』 死沒同情心的,你沒看到我的心在哭泣嗎? 早知道要刮毛,我幹嘛不在家裡刮好再來呀? 我還可以用刮鬍膏慢慢弄,你弄得一點都不溫柔,痛死啦… 遇到刮不掉的地方還硬扯,大家都是人生父母養的,小力一點會死喔! 『你不要以為你戴口罩我就認不出是你。』 只見他清理完畢之後,頭還撇過去,肩膀微微顫抖, 只見我心中OS:『笑屁呀!下次不要落在我手上…看我不把你變無毛怪。』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醫師BOSS當然是最後才出現的, 撇過頭看了一下,只見準備台上放了一瓶麻醉藥,以及一隻針很長又粗的的針桶, 我用顫抖的語氣問道:就是打這個嗎? 他還用很輕鬆的語氣跟我說:對呀!在Penis根部打四針,等麻醉之後就可以動刀了。 此時我覺得似乎有點不妙,但卻又不知哪兒不對勁, 想說應該是針太長嚇到我了,不要看就好了, 不痛,不痛,一點都不痛。 BOSS幫我打針之前,只聽他說了一、二…我還在等三的時後, 他就猛的插進來了,嗷嗚~好痛喔!整個來不及反應, 凌娘咧!作弊啦…怎麼可以提早一秒鐘插進來,我還沒準備好啦, 此時毛都已經剃了,比頭洗一半想退出還嚴重,來不及了。 BOSS還輕揉了Penis一下,問我會不會痛呀。 我還在考慮那是痛還是什麼的感覺的時後, 第二針又刺下來了, 靠腰咧!我不玩啦,大家不是都是刺那個有揉的地方, 怎麼你是打在那個沒有揉的地方呀, 阿你是揉辛酸的喔…… 陸續打完四針之後,只見BOSS很認真的在劃切割線, 此時的我已經有點麻木了,只想說出去一定要跟我那朋友絕交, 劃完線後,BOSS順手用手術刀戳了一下我的寶貝,問:會不會痛呀! 不知是麻醉藥藥效還沒發作還是我心理作用, 我馬上點頭說:好痛,好痛…。 只好等藥效開始發作囉,我跟BOSS四目交錯,默默的望著Penis,希望他趕緊被麻痺, 該要他表現時不爭氣,現在要他快點倒下時,卻又顯得太活潑(泣) 前後我『那話兒』總共打了12針才終於不甘不願的倒下, 望著他倒下的氣勢,恍若參天巨樹轟然倒下一般, 我在心中默默留下兩行男兒淚, 為什麼你不快倒呀?白白害林北多挨了那麼多針,痛你也就算了,那可是痛到你哥呀。 在BOSS動刀的同時,我閉著眼睛用念力想著是松島嵐、愛田由…等女神幫我動刀, 話說割到一半時,還有兩位小護士跑進來假裝要幫忙,卻只是看了兩分鐘就閃人。 『看屁喔,沒看過割包皮嗎,等我割完之後再讓你們看真正的莽蛇』 好不容易一切都結束了之後 BOSS說:OK啦!現在可以出去啦! 我:啥?現在走出去?我現在自己走出去?至少也來個輪椅吧? BOSS:不用啦,你可以走的啦! 我:……。(我最不喜歡被看不起了) 只見我托著鞋緩緩移動到更衣室, 打開置物櫃後,我愣住了! 我今天是穿緊身內褲出門, 怎麼可能在這情況下把已經渾身僵硬的莽蛇塞進去呀? 要我去死比較快吧!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好不容易把褲子穿上後,緩緩的開車回家, 一路把我朋友臭罵了一頓,三字經、五字經、八字經、12字經全部脫口而出, 此時我朋友竟然還笑著跟我說:我只是開玩笑你也當真喔,哈。 弄到我整個一肚子火。 此時他又提議了,我們可以一起去騙小辰,把他騙去割包皮...... 我靜了三秒鐘,突然覺得這很有趣, 忘了剛剛的仇恨,開始一起討論要怎麼騙小辰。 這又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了。(結論是,我們這一群死黨幾乎都割過包皮了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